微软正迎来第二春,这主要归功于它所收购的企业

      

      在傲慢的鲍尔默时代,带着保守思想缓慢出击的微软似乎已经岌岌可危。但自从新 CEO Nadella 上台以来,经过数年的蹉跎之后的软件巨头似乎找到了打开后桌面时代的钥匙,公司最近刚刚创下了股价的新高。这不仅是因为“云优先、移动优先”的战略转移得当,更在于他们用更密集的收购来吸收先进功能,并且引入新鲜血液来让这颗老树焕发新的生机。华尔街日报的文章揭示了微软新收购过来的人才是如何带动公司变革的。

       Acompli 创始人 Javier Soltero,在公司被微软收购之后,软件巨头最终让他负责 Office 部门的产品战略。
  微软年度的高管休养活动是只有公司要人——180 名有着杰出工程师、企业副总裁或者更高职位的人才能参加的活动,也是战略规划以及跟老板搞好关系的罕有机会,在这里他们的项目有望获得通过,他们的职业生涯有望更上一层楼。
  Satya Nadella 决定要改变现状。在去年的一次会议,也就是他 2014 年担任 CEO 之后首次由他完全主导的那次会议中,据一位参会的高管透露,他邀请了微软最近收购的一些公司的新领导参会,这打破了微软的传统。
  一些微软资深领导对 Nadella 抱怨,说这些新手没有头衔或者资历出席在 Suncadia Resort(桑长地亚渡假村,距西雅图以东 80 英里)举办的为期 2 天的活动。他们的出席违背了微软两位前 CEO 比尔·盖茨和鲍尔默制订的协议。不过今年春天,又有5、6 名新人参加了会议。
  Nadella 这样回应其中一位高管:“我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所带来的洞察。”
微软主营业务的变化
     Nadella 的观点很明确。技术世界早已离微软的桌面远去,这家 41 岁的软件巨头,经过与更敏捷的竞争对手,如苹果和 Alphabet 的 Google 斗争之后,现在已经抛弃了“非我所创(not invented here,指不愿意使用别家的产品)”的成见以及对工程压倒性的关注。
  在 Nadella 治下,微软正在重塑为仅有的一家能够摆脱遗留产品(Windows PC 操作系统)下降影响的前互联网时代技术巨头,并且正在以新的云计算时代领导者的面目出现。
  移动设备以及基于 web 的按需计算已经削弱了像英特尔和 IBM 这样盛极一时的巨头。即便早期的互联网巨头 Yahoo 和 AOL 也已经跟不上移动计算的节奏。
  随着新旧文化的冲突,微软的变革曾经跌跌撞撞。一些长期员工说遗族不受尊重。新来的对挑战他们的思维方式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
  其封闭的氛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经令随公司被收购而来的新雇员感到窒息。但这段时间以来,被收购公司的 CEO 被赋予自由,可以指出失败的战略,并且负责主持高管之间就创新进行的研讨会,而且公司还开始拥抱开源,后者一度被当做是“癌症”看待。

  Nadella 有一次在接受采访中说:“我们的文化并不是每一样东西都到位的,尤其在向别人学习方面。否则的话,为什么我们会错过了那些大的趋势?”



       左为 6Wunderkinder 的创始人 Christian Reber,现为微软该产品经理;右为 6Wunderkinder 的 CEO Chad Fowler。
  来自被收购者的新声音为微软的决策提供了补充,这其中包括移动电子邮件和日历 app 制造商 Acompli 的 Javier Soltero,任务管理移动 app Wunderlist 的 Chad Fowler,以及开源软件开发工具 Xamarin 的 Nat Friedman。
  这些都是 Nadella 在担任微软 CEO2 年半的时间内收购的 36 家企业的高管之一,这个收购数量几乎是鲍尔默在同期收购数量(13 家)的 3 番。
  上周微软刚刚完成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桩购买,262 亿美元对职业社交网络 LinkedIn 的收购。公司称,Nadella 想把 Office 产品和 Dynamics 商业软件的触角通过 LinkedIn 的职业网络进一步延伸出去。
  LinkedIn 还带来了拥有开发流行 web 服务经验的高管,这件事情微软曾经努力了好些年。打算在被收购后继续自身角色的 LinkedIn CEO Jeff Weiner 说:“他试图创造的文化跟 LinkedIn 非常协调。
  Nadella 本身就是一位内幕人士,作为有 24 年微软工作经验的老兵,印度海德拉巴出生的他曾经做过在线服务、商业软件以及提供基于 web 的计算能力和存储的云计算。
  该公司的历史间或会有一些失败的收购案,原因是微软总想推销自己的产品而不是提供客户需要的东西。收购诺基亚终端部门本来是想提升自身的移动操作系统,却导致了数十亿美元的蒸发,还有收购数字广告巨头 aQuantive 想帮助微软进军该领域亦未达效果。
  根植于工程的微软往往更多的是开发而不是收购产品。Ray Ozzie 在 2005 年微软收购了他的协作软件之后担任了微软的首席软件架构师,他说:“当微软决心收购时,往往是因为自我评估认为在一些技术上已经滞后了。”

  2010 年 Ozzie 离开了微软,成立了另一家做协作技术的初创企业,这次他瞄准的是移动端,去年微软又把它给收购了。他说 Nadella 意识到“微软没有与生俱来的赢得一切的权力。”

     2000 到 2014 年,鲍尔默在 CEO 任期内,微软的年利润从 94.2 亿美元增长到了 220.7 亿美元,而收入则从 229.6 亿美元飙升到了 868.3 亿美元。但 Windows PC 操作系统的销售却在稳步下降,现在仅占到公司总收入的不到 20%,而 2002 年的时候起占比为1/3,微软的股价也是一潭死水。
  Nadella 说:“一场彻底绝对的危机是一项好用得多的工具,可以用来刺激改变。”
  除了在移动计算领域面临苹果和 Google 的竞争外,微软在按需访问软件和计算能力的新业务上还要面对 Salesforce.com 和 Amazon Web Services 等先驱。云服务威胁到了微软传统的软件产品,客户要获得授权才能在自己计算机上安装那些产品。
  Nadella 抢购了 Revolution Analytics 和 Metanautix 来帮助云计算客户利用所积累的海量数据。他还收购了 Sunrise Atelier 和 VoloMetrix 为云办公套件 Office 365 补充日历功能和电子邮件分析工具。他还通过吸收 Secure Islands 和 Adallom 提升微软的安全产品。
  据研究机构 Gartner 的数据,今年 6 月 30 日结束的最新财年,来自 Office 365 商业销售的收入涨了 54%。而微软的云计算服务,尽管仍然只有 Amazon Web Service 的1/5,同期销售也翻了一番多。
  在云产品的推动下,随着 Windows 的下滑,Office 商业分部和服务器单元变得越来越重要。含 Word、电子邮件、电子表格软件以及其他如 SharePoint、Lync 等协作应用在内的 Office 在最新财年中销售占到了微软的 28%。包含 Azure 以及其他公司在自己服务器上运行的企业应用在内的服务器产品和工具占到了公司销售的 22%。
  云存储公司 Box 既是微软合作伙伴又是竞争对手,其 CEO Aaron Levie 说:“在 3 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从 IT 的一潭死水走到了前列和中心。”
  在用了约 17 年的时间再度攀升到上一个历史高点后,17 年的 12 月 13 日,微软的股价达到了 62.98 美元的历史新高。上周四,其股价收盘于 62.58 美元。
  2014 年末在 Acompli 被微软收购后加盟的 Soltero 是改变的内部倡导者。被迫对产品和方法进行仔细检查的他说:“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带着一面镜子在雷蒙德到处跑。我们得对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非常非常非常清楚。”
  Acompli 替微软 Outlook 用户在苹果的 iOS 和 Google 的 Android 智能手机上开发了一款电子邮件和日历 app——微软此前对两个平台是不予考虑的,因为它试图用自己的 Windows 操作系统在移动领域开疆拓土。
  Nadella 很快就让 Soltero 负责了整个 Outlook 业务,这可是微软被使用得最广泛的产品之一。上个月,他再次提拔了 Soltero,让他负责 Office 部门包括 Word、Excel、PowerPoint 以及 Skype 聊天应用、Yammer 协作服务在内的产品战略。
  1997 年加入微软的云和企业部门的执行副总裁 Scott Guthrie 说:“在过去,微软一般都要求一个人至少在公司待了 10 或 20 年才能担任领导角色。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不,这实际上是错的。’我们希望刚进来半年的人也能做领导。”
  但事情并不总是一帆风顺。2015 年 1 月,在刚刚加盟公司几个月后,Soltero 对 Office 部门员工的自满情绪发表了严厉的措辞。
  在微软总裁商务汇报中心(Executive Briefing Center),Soltero 告诉在场的几百以及网上的几千名员工说:“在我们推出那产品之前,没人对 iPhone 或者 Android 上面没有 Outlook 感到惋惜。”这番话之后,他说“会场上一片死寂。”
  在他加入微软 1 年后的一份 PPT 演示中,他督促员工不能止步于电子邮件过去取得的成功上。据研究机构 Radicati Group 的数据,微软的 Outlook 在 2000 年代中期的时候曾经占据了 60% 的企业邮件市场份额。这段时间以来,企业邮件已经迁移至 web 服务,而用户也可以在移动设备上读邮件。据 IDC,在这个更大的市场里微软份额被削弱到了 55%。
  他告诉该部门说:“机会是巨大的,但我们正在失去机遇。如果我们继续目前的路线和节奏的话,我们就会变成这个”——他放了一张片子,在 Lotus Notes 标志上面是一张悲伤的脸,这款曾经在 1980 年代占统治地位的老牌电子邮件应用现在已经日薄西山。
  Soltero 说:“这本来是想发起一次勇敢的行动呼吁。”但他却收到了指责他“不尊重公司传统”的电子邮件。Soltero 说:“我认为我们没有取胜的说法对于他们来说是很刺耳的。”
  他说那些对新思维不买账的员工“自己选择”退出了 Outlook 部门。他说自己不知道这些究竟是在微软找到了其他工作还是离开了公司。

      Nat Friedman 跟着开源软件开发工具 Xamarin 一起来到了微软。他现在在服务编码者的一项业务中担任着高层角色。
  今年 1 月,通过收购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开源软件工具制造商 Xamarin,微软把触角延伸到了并不运行 Windows 的设备上。除了 Windows 以外,这款工具让熟悉微软 C# 编程语言的开发者制作运行于苹果和 Android 操作系统的产品。
  在 2001 年接受报纸采访中,前 CEO 鲍尔默曾经嘲笑自由共享、任何人可查看、修改和分发的开源软件是“恶性肿瘤”,因为它竞争的是微软的软件。
  但版图现在已经转移:开源软件分布广泛,如果开发者不能使用微软的产品来替最流行的平台创建程序,与微软竞争的程序已经准备就绪。
  微软最大的个人股东鲍尔默今年早些时候曾说,自己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他对今年 3 月宣布微软将销售一款兼容领先的开源操作系统 Linux 的 SQL Server 数据库软件“喜闻乐见”。
  Nadella 提拔 Xamarin 的 CEO Friedman 为负责一点开发者工具的企业副总裁,这是服务编码者业务的最高职位了。
  Friedman 说:“我觉得自己要成为开源的试金石。”他补充说自己已经利用了在开源界以及硅谷的关系来帮助微软。
  在微软收购了任务管理移动 app Wunderlist 背后的德国初创企业之后不久,Nadella 的副手陆奇就跟其 CTO Fowler 见面了。这位微软高管问他,如果可以从头开发 Office 的话,他会怎么做。


      上周微软完成了对 LinkedIn 的收购。Jeff Weiner 计划继续担任 CEO 的角色。

  现在在微软管理该产品的 Fowler 说:“我不假思索就飞快说出了一堆东西……那些都是我们在 Wunderlist 一再说过并且已经吸收进我们文化的东西。”

  他谈到了要快速更新软件而不是把产品周期搞得很长。他提到了运行在 web 和运行在移动设备上的服务之间的实时同步,因为客户期望如此。他还提到了在用户启动应用之后需要马上开始。

  陆奇让他把想法写出来,然后在公司广泛分享出去。他还让 Fowler 出席有数千员工参加的内部会议,并让他主持研讨会,跟高管分享他的思考。

  Nadella 说:“傲慢与自信仅有一线之隔。我希望我们站在自信这边更多一点。”






电话咨询

TOP